欢迎来到中共广东省委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广东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时政要闻与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

广东搭建高层次政企协商新平台
粤商代表与省长面对面座谈
一批高质量协商成果被采纳

2022-09-13
南方日报


       ■粤协商越民主

       开栏语:商以求同、协以成事。人民政协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专门的协商机构。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牢牢把握专门协商机构的历史使命,不断创新协商方式方法,持续推动线上线下履职融合并进、协商议政向基层拓展延伸,切实把政协制度优势转化为服务全省发展的治理效能。《南方日报》今起推出“粤协商越民主”系列报道,聚焦新时代广东推进协商民主的新探索、新实践,讲述十年来通过各级政协凝聚各方面智慧力量、推动改革发展稳定各项工作的生动故事。

       “政府在推动产业共建中要抓住大型企业龙头项目,推动产业链跨区域布局”“建议在粤东粤西粤北地区发展低碳清洁产业,并在人才、税收等方面予以支持”……在最新一期召开的粤商·省长面对面协商座谈会上,全国工商联副主席、TCL董事长李东生等13名粤商代表接连发言,第一时间就得到省政府主要领导的答复。

       在广东,企业家当面向省长提建议、谈看法已成为一种常态化机制安排。从2017年创办以来,粤商·省长面对面协商座谈会聚焦党委、政府和企业共同关注、急需协商解决的重点议题,由企业家与省长坦诚直接地交流沟通,搭建起行之有效的政企沟通协商平台。

       办一场座谈会,也是一次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实践。从确定选题、前期调研,到交流对话、成果转化,协商寓于各个环节之中,环环相扣,形成闭环。迄今为止座谈会已举办10期,累计邀请粤商代表150多名,一批高质量协商成果被吸纳到省委、省政府出台的重要政策举措中。在粤商·省长面对面协商座谈会的示范带动下,广东各级加快建立完善政府重大经济决策主动向企业家问计求策的规范性程序,进一步推动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

       常态化▶▷

       新鲜探索快速成为制度安排

       粤商·省长面对面协商座谈会的创立源自一次探索。

       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经济大省广东经济增长转入中高速,转型升级迫在眉睫,高质量发展面临的挑战不断增多。如何准确识变、积极应变,激发广大市场主体活力,打造更加利企惠企的营商环境?2017年,省政府与省政协在互动沟通中逐步形成共识:政府与企业家之间需要搭建一个高规格、高层次的协商平台。

       “从省政府层面看,需要健全企业家参与涉企政策制定机制,拓宽政企协商对话渠道,凝聚共识、提振信心、共谋发展。而省政协作为专门协商机构,也希望通过协商形式的创新,进一步丰富协商层次,增强协商实效,更好发挥建言资政和凝聚共识的作用。”广东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副秘书长、省社会主义学院教授冯颖红分析认为。

       在省政府和省政协的谋划推动下,2017年7月,首期粤商·省长面对面协商座谈会召开。“融资成本较高,特别是中小企业贷款比较困难”“政策获得感有待加强,建议强化政策落地和督察评估”……在这场以“优化实体经济营商环境”为主题的协商会上,20多名粤商直言不讳,从有效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大力降低要素成本、实施更加积极的人才政策等方面提出18条意见建议。

       协商成效很快得以显现。在次月出台的《广东省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中,“扩大售电侧改革试点”“优先发展产业且用地集约的工业项目,土地出让底价可按所在地土地等别对应标准的70%执行”等许多企业家提及的建议被采纳。

       在得到不错协商成果的同时,如何让这一新鲜探索成为长效机制?围绕座谈会的建章立制工作循序渐进展开。2018年,“健全企业家参与涉企政策制定机制,发挥好粤商协商平台作用”被写入省政府工作报告,从当年起,粤商·省长面对面协商座谈会成为一项制度性安排被固定下来,每年举办2次;2019年,“办好每年2次的‘粤商·省长面对面协商座谈会’”也被写进省委关于新时代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实施意见中。2020年11月,《粤商·省长面对面协商座谈会工作规则》印发,从制度层面对这一机制的常态化运行加以规范。

       察实情▶▷

       前期调研力求覆盖21个地市

       虽然在最终的呈现上是一场座谈会,但政府与企业家的协商过程事实上覆盖了筹备、开会、落实的全过程。

       每年初,由省政府和省政协共同研究商定重点议题,纳入政协年度协商计划。再由省政协调研组带着议题深入基层、走进企业,问计问需,为开好座谈会积累一手材料。

       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原主任、省社会科学院原院长王珺多次组织参与粤商·省长面对面协商座谈会的前期调研。他总结说,前期调研的对象是逐步扩展的,从一个主题只调研和它相关的地市,到能跑完21个地级以上市就尽量跑完,调研覆盖面不断扩大。调研的参与主体逐步多元化,每次调研都由省政协领导带队、具体指导,相关政府职能部门负责人、政协委员、企业家、专家学者广泛参与。与此同时,调研方式也渐趋多样,问卷调查、面对面座谈、典型案例研究、函调等方式综合运用,最大程度提升调研数据的质量。

       高质量的调研成果有效提高了协商效能。在去年加快产业集群数字化转型的主题调研中,省政协调研组用30天、分12批次对全省21个地市及江苏、江西2省进行实地调研。同时,面向全省1989家不同产业集群的链上企业开展网络问卷调查,最后重点针对中小企业对数字化转型的思想准备不足、上下游企业协作水平亟待提升、与数字化转型相匹配的供给条件尚不充分等问题提出意见建议。

       实打实的一线调研为政府决策提供了可靠的实情。这些意见建议在后续制定实施《广东省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实施方案(2021—2025年)》《广东省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若干政策措施》和《广东省数字经济促进条例》时都被不同程度吸纳。

       为确保座谈会上“说了不白说”,一个严密的对接落实机制也被建立起来。根据协商议题,省政协遴选一批有代表性、协商议政能力强的人员参会,力求言之有物。座谈会结束后,承办单位“一把手”对协商内容办理负总责,省政府办公厅将协商成果纳入督查内容,省政协将协商成果作为民主监督的重要内容,确保真正落地见效。

       真协商▶▷

       面对面商量解决实际问题

       不少曾经参加座谈会的企业家认为,通过举行座谈会,不仅使涉企政策制定更好反映企业诉求,也能更有效解决各地发展中面临的实际问题。

       省政协常委、阳江十八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积回曾两次参加座谈会,“2018年5月我第一次参加,当会议快结束时,还没轮到我发言。我就举手跟省长说,我是从阳江来的,坐了4个小时汽车来到现场,让我说吧,然后现场建议加快粤东粤西粤北地区机场等交通设施建设,为区域协调发展扫清障碍。”

       李积回回忆说,当自己发言结束后,省长马上接话,要求省相关部门研究该问题,“这些年,粤东粤西粤北地区交通改善很快,广湛高铁预计2024年开通,我觉得座谈会发挥了加速器作用,有利于推动政策出台和尽快解决重点问题”。

       在王珺看来,发现问题、了解问题、解决问题是粤商·省长面对面协商座谈会机制的意义所在,“核心是政协搭台,让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人坐在一起商量问题怎么解决,同时也多渠道了解涉企政策的实际效果”。

       “省长态度很亲切,企业家畅所欲言。”冯颖红曾旁听座谈会,她认为,座谈会把“粤商”置于“省长”之前,充分体现了党委、政府对企业家的尊重,也彰显了服务型政府的定位。

       在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唐昊看来,粤商·省长面对面协商座谈会是一种制度化、公开透明的政商交往,在制度规范下有利于构建“亲”“清”政商关系。

       在省级示范带动下,这一政企面对面协商机制正加快向各级推开。2019年至2021年间,11个地市相继建立企业家与市长面对面协商机制,聚焦中心工作资政建言,为当地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助力。据统计,全省已有18个地级以上市依托政协平台建立高规格、高层次的政企协商机制,不少县(市、区)也建立起企业家与县(市、区)长面对面协商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