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东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事专题 > 外眼探粤

“一体化”“腾笼换鸟”日本启示录

2017-04-12
南方日报

 

  宇野治
  孔铉佑
  郑祥林

 

  落实纲要 国际调研 印尼日韩行  

  大阪、兵库、神户、热海、横滨、神奈川、川崎、东京,从南到北游走日本,6天时间,20多场会见对话,在各种新观念、新信息的碰撞下,广东外事调研小组忙碌中感受到了收获的喜悦。

  日本的区域一体化、产业的转型升级是此次调研的重点。东京(关东)都市圈、关西都市圈已是世界闻名的大都会,但他们现在琢磨的,仍是区域怎样更为亲密高效联合的事情,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提升地区的国际竞争力。

  值得一提的是,中日相似的政治文化,也提供了更多的思考角度,比如内阁府大臣在考虑合县为州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官位”一下子少了很多的问题。

  当然,日本环境治理的经验教训也值得当下广东借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高速发展期,他们也曾历经广东此时的痛苦,困难重重,但最终走了出来,只是这一走,又是二三十年。


         本报首席记者 梅志清 发自东京

  兼听者清

  从日本寓言到广东阵痛

  广东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谋划变革,区域一体化就是当下最为现实的课题。没有想到已为发达国家的日本,不论是政界还是商界的有识人士也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一衣带水,中日之间总有割不去的情谊。

  在总务省拜访宇野治议员时,省外事办主任傅朗一看名片便问:不知1988年我曾接待过的当时外相宇野宗佑先生您可认识?宇野治的眼睛顿时一亮,说:是我父亲!当时到广东访问,我是父亲的秘书官,今天在这里见到老朋友,真是太高兴了!

  作为负责行政改革的高官,宇野治议员说现在最头痛的就是要将47个都道府县合并成七八个道州。这是近150年来日本历史上最大一次行政改革,困难重重,是一个痛苦期。但日本已下决心。

  这是一个建在高速的以新干线为代表的铁路、公路、空中航线上的国家。

  也正因有不断扩大的交通圈经济圈,关西都市圈的三大核心城市大阪、神户、京都实际上在人们生活中已连为一体,“整合成一个关西州”的呼声从下开始,日益强烈,已上升到国家探讨层面。

  在日本调研时不少官员学者都提到,现在广东经济发展阶段有点类似于日本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高速增长期,这个阶段日本也曾面临经济快速起跑后的很多困境,但也就在这一时期,日本产业在市场的激烈竞争中开始了二十多年的转型升级,同时,恶化的环境也在持续二三十年的艰苦治理后得到根本的改善,历经这一痛苦期,日本逐渐跃上发达国家行列,成为亚洲经济雁群领舞者。

  中国驻日本公使、日本问题专家孔铉佑说,广东这个阶段一定要进行产业转型,从粗放型的模式中走出来,以前日子好时还挺得住,现在不自主创新、不产业转型就是死路一条,广东必须经历这样一个阵痛,从日本的发展道路可以看得很清楚。

  有一点需要提醒的是,这个阵痛期绝不可能是三五年就能结束,也绝不可能是在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平衡中进行。高能耗、高污染、低收益的落后产业始终会被淘汰,而坚持自主创新进行产业升级换代才会有国际竞争力,这可能又是一个三十年,我们必须做好长期准备。


  47个都道府县将合并成七八个道州,日本正酝酿近150年来最重大的行政改革。好在日本三大都市圈已经积蓄了丰富的一体化经验。

  作为改革的执行者,他有怎么样的考量,困难在哪里,决心又从何而来。

  发生在遥远日本的一场改革,对正在一体化的珠三角乃至广东来说,都有借鉴意义。

  日本内阁府大臣政务官、众议院议员宇野治

  “超级道州”背后的一体化逻辑


  记者:区域一体化不仅中国在讲,日本政府部门也在说。在大阪采访时听闻日本正在探索实行全新的区域联合,用更大的道州制来代替现行的府县制度。

  宇野治:是的,现在日本正在进行区域大联合,最大的改革就是希望在原来都、道、府、县的基础上成立道州制,47个都道府县将合并成7—8个道州。

  在日本历史发展中,在140年—150年前曾将番合并成县(相当于中国的省),今后10—20年将县合并成更大的道州。

  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以前可能有几位知事(相当于中国的省长),合并后只有一位知事了,这将面临非常激烈的政治斗争。但在促进经济方面是一个强大的动力,从财政上考虑,范围越广力量也越大。

  记者:道州一级的地方政府强大了,中央政府的职权又是什么呢?

  宇野治:我个人的理想是,将来国家只负责防卫、外交、教育等方面,至于经济、农业等将由地方政府来发展。

  完全可以想象,区域联合成功后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好处就是基础设施将更有效率更加理想。

  记者:现在日本的经济圈是如何划分的?

  宇野治:现在日本主要有以东京、神奈川、千叶、埼玉为主的东京都市圈,也叫关东都市圈,有以京都、奈良、大阪等为主的关西地市圈,还有中部经济圈,主要以名古屋为中心,这几年发展非常迅速,以丰田为中心带动相关很多企业形成一个经济带。

  目前三个经济圈以新干线为联结,东京到大阪也就是两个半小时,所以区域联合首先是公共交通要便捷,这非常重要。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东京太过集中,我们叫“一级集中”,如果万一有什么灾难,那是毁灭性的,整个国家的功能都没有了,所以向外转移这件事迫在眉睫。

  但在东京有很大的阻力,不愿外移。我们的计划是想往关西地区主要是名古屋还有东北地区转移。

  日本国土交通省大都市圈制度企画室室长是泽优

  东京攻略


  世界级的东京都市圈在想什么?

  如何作“大城市”、如何激活城市魅力、如何让一座车站“再生”、如何善待大气和水质……

  “富起来后做什么”?东京为未来的广东提供了一个思维路径和范本!

  记者:作为世界级的都市圈,东京都市圈目前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有什么样的发展经验?

  是泽优:二战后东京是首都,花了很多力气来建设,各种功能太过集中,出现了障碍。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国家主要做了大城市的规划,将“一级集中”向周边城市分散,限制工厂、大学在东京选址,同时加强交通道路建设,完善周边地区工业城市等卫星城市的建设。

  现在这个阶段已基本结束,目前我们的重心是怎样提升城市的活力和国际竞争力,这些主要靠地方政府和民间机构来解决,当然国家也会从自己的角度去支持他们的构想。

  记者:提升城市活力具体要做什么呢?

  是泽优:现在中国、韩国与日本的竞争日趋激烈,为了提高东京圈的魅力和国际竞争力,我们准备用7—8年的时间完善城市空间,进行城市再生。例如东京车站的重新开发,东京湾临海地区灾害指挥中心的完善,还有大城市圈环状道路体系的完善,大城市圈国际交流、物流功能的强化等等,都需要重新进行梳理再造。

  记者:实施城市再生计划,东京圈是不是还有自己特殊的考虑?

  是泽优:现在东京发展的现状需要我们再调整,例如,我们的人口老龄化问题非常严重,边远乡村有1000多个村的老人没人管理,东京圈也很快就会迎来大规模的老龄化问题。这必须要对整个城市的规划建设进行调整,以利于老年人的生活。

  同时,循环型社会怎么建立?大城市怎样才能提供更安全、更舒适、高品质的生活环境?这些都是我们再生计划需致力于去完成的课题。

  神奈川县官员田村畅

  日式“腾笼换鸟”


       两张京滨临海工业地带航拍照片:上世纪70年代这里全是烟雾,2001年这里重回清洁。

  这30年间,政府“坚决赶走”污染企业,严控排烟量,立法树门槛。用药颇猛,这里甚至出现产业空洞化!

  这个过程中的不动摇,是一种日本式的坚忍。

  “腾笼换鸟”的故事,几十年前就这样在京滨临海带上演。

  记者:京滨临海工业地带也属于东京都市圈吧?

  田村畅:对,属于东京都市圈。这里集中了石油、化学、钢铁等原材料型制造业,产量占神奈川县的约61%。

  京滨临海工业地带已历经100年的岁月,是日本产业发展的典型范例。

  记者:这个已有100年历史的工业地带高速成长期是什么时候?

  田村畅:1946年~1959年是战后复兴期,这里发展成为支撑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心工厂地带。但真正成熟期是1960年~1974年。

  这个时候经济高速发展,但由于工厂、人口的集中造成了地价飞涨、用水不足、交通混乱、公害发生、污染严重等等。

  记者:那个时期是不是有点像现在广东的发展阶段?

  田村畅:可以这么说吧。那个时候川崎市成为全国有名的公害城市,你看飞机航拍的城市,全是烟雾,那时工厂都是冒着黑烟,人们上街戴着口罩。而2001年再航拍,清洁多了。

  政府为此做了很大的努力,把一些污染企业坚决地赶走,对排烟实行非常严格的限制,同时国家制定法律,例如工厂限制法、工业再配置促进法等,把企业向各地分散,限制工厂向大城市集中。

  对于公害的发生,政府还制订了公害防止关系法。通过这些法规,工厂增加了成本,设备的更新变得更加困难,这个时候京滨临海工业地带一度出现空洞化,但到上世纪80年代初环境基本得到改善,这花了大约20年时间。

  记者:尽管出现空洞化也没有动摇政府对于这些严格法律的执行吗?

  田村畅:没有。

  到1975年以后,由于石油危机,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结束,进入平稳发展时代,制造业开始向海外转移,在这样的社会经济结构变化中,企业开始摸索产业转型升级,迎来了转换期,作为基础研究、产品开发的功能。

  另外还有一个宝贵的机会,就是这个时候开始将研究机构引进来,到2000年以后,慢慢有不少企业重新回归。

  记者:现在京滨临海工业地带朝着什么方向走呢?

  田村畅:有几个趋势,一是推进事业的高效和节能。

  二是我们正在研究工业园区零排放的方案。不将废弃物排到城外,在工业园区范围内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川崎零排放工业园区就是作为环保城构想模型而建设的,通过这样,实现环境负荷的最小化。

  中国驻大阪府总领事郑祥林

  
大阪治污寓言


       一个曾经同样经历GDP神话的城市,花了30年来“自我清洗”。

  如今大阪“洗”出了一个漂亮的工业之城,他们还要把这个技术推销到中国。

  这艰难的30年,对珠三角来说,是否也像一个冷峻的寓言和警示?

  记者:大阪一看就是工业为主的城市,但这个城市又非常舒适漂亮,不是我们想像中的污染非常严重的工业城市。

  郑祥林:大阪走过了这一阶段。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有点像现在的广东,GDP以20%的速度持续了多年。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非常严重的污染,空气、水污染很厉害,因为积累了大量的地下水,甚至出现了地沉,也出现了公害病。

  大阪开始下大决心进行环境改造,差不多也是用了30年,治理成今天这个样子,应该说是相当成功的,其中有很多经验值得中国、广东学习。

  记者:他们具体是怎么治理的?

  郑祥林:大阪是水都,河流在这个城市到处可见,这和珠三角的情况差不多,城市建设特别是在环境治理应该说相当不容易。

  他们首先就是治理河流,把河流治理与道路建设结合起来。同时,垃圾的处理,绿地的利用,有很多创新的做法。明年上海世博会日本除了日本馆,日本产业馆,大阪府自己还设了一个馆,就是想把他们的环保之路作为一个示范区搬过去把经验教训用更具像的东西告诉中国,把技术产品推向中国,尽管现在大阪财政很困难,但他们财政、企业一起出钱在建这个馆,非常积极。

  记者:看报道,日本也正思考如何转危为机,寻找新的增长点?

  郑祥林:他们正在思考产品如何升级,技术如何改造,如何更加节能环保,他们把这个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太阳能发电、节能灯、电动汽车等,采取很多措施。政府为了鼓励企业进行这方面的创新,企业雇人政府给予补贴,用太阳能发电的房子国家给补贴,太阳能发电用不完的电政府购买。

  中国要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的确需要重视环保,广东的环境已经很脆弱,应该高度重视。

  关西都市圈主动打造区域联合,大阪府中谷文彦课长助理

  关西联合得失推演


  要做一个歌剧院,滋贺县就有一个很有名的了,如果大阪、神户都要去做,那就非常浪费财力。

  这就是关西联合中,最简单的“舍”和“得”的逻辑。

  为了重振关西,他们怎么联合,联合起来做了什么,联合起来后谁是“大哥”……这都是关西都市圈给广东提供的最现成的样本。

  记者:你们关西都市圈主动提出要进行广域联合的初衷是什么?

  中谷文彦:为了关西的再起和将来,我们各府县必须不计利害关系,全力合作。当然,前提是我们的交通和通信手段日益发达,生活圈和经济圈都不断扩大,你看我们三个核心城市大阪、神户、京都实际上都已联为一体,大家都集中在这里购物、消费,没有很大的区别。

  记者:进行广域联合会带来什么好处呢?

  中谷文彦:例如要做一个歌剧院,滋贺县就有一个很有名的了,如果大阪、神户都要去做,那就非常浪费财力,坐电车40分钟就能到达,何必呢?在财政预算不足的情况下,必须更有效地运作行政,有必要改变邻近府县施行相同政策进行竞争的现状。

  记者:现在你们是通过什么机构来运作这种广域联合的呢?

  中谷文彦:我们在2007年成立了一个由关西的政界和财经界领导人组成的机构,包括有关西2府8县的知事、市长和经济团体的领导,主要是进一步发挥关西的综合能力和加强区域联合,推进地方的分权改革。

  记者:广域联合后做了什么事情?

  中谷文彦:我们联手做了关西国际机场,以株式会社来设置、管理国际机场,是日本国内最先的例子,这是政府管辖下的特殊会社。

  同时,我们联手做了关西文化学术研究城市。关东的筑波研究学园城市是政府主导的,我们这个是以关西的经济界牵头,京都、奈良、大阪协作运作。

  同时我们在大阪湾4个地方用废弃物埋海造地,做好相关的设施和工厂用地后就可销售,这也涉及兵库县、大阪府、神户等,我们称为凤凰工程。

  记者:广域联合涉及这么多府县,在合作中谁是老大,谁说了算?

  中谷文彦:以后可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要整合不是那么容易,但大家都意识到,广域联合最终要走到这一步。

  总策划:杨兴锋 傅朗 王春芙

  本期统筹:陈广腾 张全坚 李宏志

  翻译:李宏志

  摄影:张全坚

外办邮箱:webmaster@gdfao.gov.cn